诉祖莱达和拉菲兹诽谤‧莎丽扎索偿1亿

热度:363℃
诉祖莱达和拉菲兹诽谤‧莎丽扎索偿1亿(吉隆坡19日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莎丽扎于週四下午通过资深律师拿督斯里沙菲宜入稟高庭,起诉人民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和策略局主任拉菲兹诽谤,提出1亿令吉索偿。在这起诉讼,起诉人莎丽扎把拉菲兹(35岁)和祖莱达(54岁)分别列为第一及第二答辩人。因为家族涉及国家养牛中心弊案而于1月12日起请假3週的莎丽扎,週四通过律师发表书面声明,强调发表诽谤声明及造谣者可免除受罚的不良文化或风气应该停止。不过,莎丽扎并没有出现在吉隆坡法庭中心,而由代表律师沙菲宜代表她在记者会上发言,声称未来或许还会有更多人继祖莱达和拉菲兹之后被起诉,但这仍得胥视造谣者未来的“表现”。沙菲宜说,这起诉讼对莎丽扎来说是“胜券在握”,因为调查结果将显示莎丽扎根本没有涉及在国家养牛中心弊案,而这也是她敢于入稟法庭提告的原因。没涉案胜诉希望高他说,总是有些人爱发表一些未经证实或调查的声明,这些对人不公平的文化是应该被废除。询及莎丽扎选在请假及接受调查期间入稟高庭起诉他人诽谤时,沙菲宜说,莎丽扎请假完全是出于本身的意愿,以给予警方及反贪污委员会全力的配合与合作。“莎丽扎的请假完全没有受到任何人施压或强迫。”沙菲宜于週四向法庭入稟紧急证书,要求高庭在最快的时间内审理本案。莎丽扎除了在这起诉讼向两名答辩人索取高达1亿令吉的赔偿外,也要求高庭发出禁令,禁止答辩人以书面或口头方式继续发表任何把她牵连至国家养牛中心的言论。指拉菲兹4度诽谤也是巫统妇女组主席的莎丽扎,在入稟法庭的诉讼中,指第一答辩人拉菲兹通过其部落格及召开记者会,四度发表对她构成诽谤的声明。她指出,去年11月30日时,拉菲兹在国会走廊发表诽谤性言论,更把相关言论上传到多个网站及部落格。她说,由于拉菲兹过后又部落格上攻击她,发表3篇题为“国家养牛中心丑闻信托责任是主要课题”、“国家养牛中心丑闻揭露:具有滥用公帑的因素”及“国家养牛中心丑闻:国家养牛中心基金用作购买豪华马赛迪、在布城的土地、豪华旅游及转移到新加坡”,这种行为是一种“个人仇杀”。她说,除了影射她犯了一项严重的刑事罪,应对本身的过错感到悔意及歉意,拉菲兹也影射她参与把养牛计划批予国家养牛中心的程序并滥用公帑。此外,她说,拉菲兹也指她涉及国家养牛中心的私人丑闻将把国阵及巫统拖跨,必须挺身而出向公众道歉。她说,拉菲兹是公正党党员,因而具有政治意图和阴谋,假借国家养牛中心的课题,製造许多不利于她的疑点。斥祖莱达屡发表诽谤言论莎丽扎在诉讼中,指第二答辩人祖莱达数次发表对她构成诽谤的言论,还形容她的行为及智力等同于一头牛。她说,也是安邦区国会议员的祖莱达,是于去年11月8日、11月27日及11月30日在记者布会及公正党网站等,发表影射她涉及抬高国家养牛中心供应的牛肉价格交易,以让她与家族可从差价中谋取暴利的诽谤性言论。她说,祖莱达指她是一名有损女性尊严、不廉正、滥用权力、舞弊的领导人,并有意图地让各媒体刊载相关言论。她声称,两名答辩人在各媒体所发表的诽谤性言论,在各个社交网站及部落格广泛流传,导致她蒙受严重的名誉损失,更成为民众、党员,甚至同僚唾骂的对象。她说,答辩人所发表的言论都属虚假,更是恶意的谎言,旨在摧毁其政治事业。称没参与家人获取养牛计划莎丽扎说,丈夫与3名孩子在获取国家养牛计划的过程中,她既不曾参与、影响,更没有左右农业部及遴选委员会的决定。她在入稟法庭的诉讼中,表明她不曾出任国家养牛中心、Agro-Science Industry私人有限公司或其它附属公司的董事职位,更不曾持有相关公司的股权。她说,农业部是于2006年广邀各家公司加入国家养牛计划,在详细审核及评估数家公司提呈的建议书后,农业部及遴选委员会把该计划拨给Agro-Science Industry私人有限公司及Lamberts Agriculture Trade私人有限公司。她说,政府基于这是一项被归类为有“高影响力”的计划,还特地成立一个遴选委员会进行评估工作。莎丽扎说,在与政府正式签约前,Lamberts Agriculture Trade私人有限公司却临时宣布退出计划,其丈夫拿督斯里莫哈末沙烈及3名孩子共同持有的Agro-Science Industry私人有限公司遂因此而获得国家养牛中心计划。她说,这项决定不曾被带上内阁讨论,所以,她既不曾参与或影响批发计划的讨论,也不曾左右农业部及遴选委员会的决定。她宣称,政府为落实国家养牛计划而批准分期发出高达2亿5000万令吉的贷款,而至今已发出1亿8100万令吉。【热点新闻:国家养牛中心风波】‧2012.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