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爱与冒险 彝良灾区重建期能同心建造

热度:158℃

 

由台湾一群基督徒成立的华人爱与冒险协会,自去年云南省彝良县于九月初发生地震后,展开勘灾和救助的工作。目前已培训当地苗族的同工,而且已有香港、上海和台湾的一些教会、牧者或是基督徒志工前往关心、慰问当地的需要,甚至派员进驻当地。该协会目前已与当地苗族四间教会产生共识,教会长执也都非常赞同,透过教会的预备与努力,期望能长期关怀村寨中需要帮助的特困家庭。

 

需要长期支持陪伴

「灾区需要长期的支持和陪伴!」华人爱与冒险协会执行长曹圣和指出,过去三个月的紧急救援中,他们非常辛劳地发放衣物等关怀物资;如今他们持续进行深入的灾后弱势族群慰问与帮助。该协会最期待的是更多教会派遣人或者个人有感动,来到当地服务与学习,实际体验与面对信仰与生命,看到主的心意与带领。

彝良乌蒙山区中就有八十多间苗寨的教会,前往每一间教会几乎都不是那幺容易的,油资、车辆的耗损与维修,使他们在交通的成本支出着实惊人,而花的时间亦然。经过的烂路,是许多短期服务队成员一辈子都没有坐过的土路,然后再走上一两小时的上坡下坡,才能探视到特困的个案家庭,工作量相对提高许多。

一月份灾区邻近区域—镇雄果珠乡发生极为严重的土石滑坡,造成灭村事件,全村近五十人,仅两人受伤生还,其余全部罹难。协会的同工携带一车的物资,花了七、八小时漏夜赶赴250公里远的灾难现场,几十万吨的山石掩埋了全村。他们能做的是,陪同邻近前来的亲属与残碎变色遗体的会面,对长途跋涉的疲累同工亦是一大冲击。

 

土石滑坡灭村再起

这是自去年十月整个学校,因学生返校补课遇到土石滑坡而罹难之后的第二起严重事件。前一次是整个学校,这次是一整个村,也凸显贫困整个山区的居民,都处在极有风险的地域。

目前他们已培训一期约10位当地苗族成员,目前六位同工中,已有两位当地苗族教会的弟兄姊妹加入,成为全职服事同工,并且已在乔山乡、洛泽河镇、龙街乡、角奎乡等村寨中有许多个案家庭进行关怀,其中两位关怀的弟兄是角奎乡地区教会的成员。他们还需要其他三个乡镇的合适成员加入全职服事的行列。

透过学校关係的建立,各校的老师与校长皆全力支持该协会在当地的弱势族群的工作。他们已收集超过200位失亲孩童与超过300个特困家庭的资料;透过挨家挨户地逐一探访,深度关怀工作也逐渐开展。个案家庭的逐一访视,成为他们配合教会一起努力的服事主轴。逐一探访过程中,也开始积累不同的特殊需求。

许多进驻灾区的合作伙伴,带着一股紧急救援的热诚前来,做了许多短期的一次性的服务工作,目前已渐渐和缓步调,预计春节过后,大部分的团队都将退出彝良;或因资源短缺、人力不足、管理失当、或因计画本属短期等种种因素,让许多团队有后继无力之憾。若没有从神来的异象与较为长期的计划思维,将可能形成灾民寒冬的开始。

目前华人爱与冒险协会已与四间教会产生共识,教会长执也都非常赞同,透过教会的预备与努力,来关怀村寨中需要帮助的特困家庭。他们也需要找到教会中极有意愿的核心成员,一同来鼓舞并促成教会弟兄姊妹的支持与参与。

 

培训人员募集资源

目前该协会已建置一个联合的办公室与一个住宿及培训的空间。并将一部2800cc柴油引擎的厢型客货两用车辆调来支援物资与人员的运补。前往山区的土路,每每碰撞底盘或是迟疑通过,对于后续工作的开展,仍须努力筹募小型四驱越野车辆,方能在交通与时间的成本上有所改善。

成都有一幼儿园发动玩具的募集,是极具创意的做法。诚如幼儿园老师所说的:成都孩子不要的玩具,在这里都还是很好,可以给其他的孩子;在他们探视孩子与连结的过程中,这些来自成都幼儿园孩子的爱心,把他们手边一两件玩具分享给灾区的小朋友,也带给这里的孩子许多欢笑与快乐。甚至连巧克力分送完后的盒子,也是许多孩子争相取得的礼物哩!

曹圣和指出,「初中不读完,种田也困难」,这样接近顺口溜的标语,道出目前当地学习的现况。苗寨的孩子,离公路较远的,通常小学毕业后就在家干农活,或是出去打工;一方面上初中的开销相对较大,因此,能有初中毕业就是教会中「有文化」的成员。去了几个教会分享后,看到一个鲜明的现况:多半信徒没有圣经,因此,学习苗文或是汉文当是一个重点工作。

参与的同工从村寨出来到县城几乎都是要花一天时间加上近百的车资,这是当地连结的一大难处,也是行政管销的另一大花费;也因为如此,他们安排所有同工半个月一次为期三天的训练与相关行政核销。

彝良县城目前天气算是寒冷,上了2000公尺的村寨,多半道路结冰难行,如果当天有阳光,中午过后路面的湿滑现象就能得到缓解。进到簸以的梭戈教会、奎香的仙马教会、寸田的沙坝教会、坪政的上营教会,当地的长执、传道人、组长等皆异口同声,期待教会能够走出去,关心需要帮助的孤寡与贫困家庭;而每个教会中的青年领袖也都极有意愿来承接这样的服事,让他们非但看见希望,也感受到一群有热诚服事同工的活力,他们都是在当地神学培训与在云南神学院毕业的积极同工。

年节期间,前往短期服务的团队,与苗族的教会同工,一起去送礼物:他们透过教会给予关怀的特困小孩与失亲儿一双新鞋、两双新袜、还有一件好外套。另外也有从台中过去的一位留欧音乐老师,在一些村寨进行诗班成员乐器与乐理的教导;他们也安排一些营会活动,透过教会来邀请当地的孩子参与。

 

路上难行见证神恩

曹圣和表示,苗寨教会多在云深之处,同工们从重灾区的县城出发,经过多处被大石压坏的路面,经过柏油路面、水泥路面、碎石路面、泥灰土路、坑坑洼洼的湿泥道路,开始进入陡升陡降,下来推车的土坡,过小溪,进入云雾结冰烂路,走到没有路的路,然后停下已「疲惫不堪、灰头土脸」的厢型车,一起再走一段山路进入村寨;远远就听到村民们唱着欢迎的诗歌,让他们总是不知所措地进到教会。

昏暗的环境中,弟兄姊妹早已静坐多时,在苗式的诗歌讚美中,可以感受到教会承载许多的美好资产;分享话语中,却也感受到整体羊群的匮乏,需要在生活的具体实践中,体嚐属灵生命的美好。苗族的热情来自相见不易,可能这一分别,就是天堂再相会;走到他们很难再进去的地方,往往才是苗族觉得可以安心定居的所在,因此,对外的相关连结,对许多苗族成员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许多人一辈子都没有去过彝良县城;当他们离去时,总是看见妇女离情依依的不捨,让他们带上一再推辞的路上点心,一路陪伴到他们上车。他们衷心祈愿,神施恩的手,进入苗寨村民当中,使他们可以鬆开兇恶的绳,卸下轭上的锁,得以心灵奋飞自由,折断一切的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