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动荡蔓延 市井小民逃到智利又遇暴乱困机场

热度:790℃
50岁男子马蒂内兹逃离委内瑞拉政经危机赴智利谋求新的生路,以为摆脱了内乱,孰料到圣地牙哥机场后发现又遇上类似的乱局,与数以千计旅客困在机场。
法新社报导,马蒂内兹(Henrry Martinez)带着蓝色大行李箱靠墙休息,神情茫然,无语问苍天,只能一直等。
智利政府本月6日调涨地铁票价,引发中学和大学生率先发难抗议,后来演变成反政府示威,表达对于总统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和军方的不满。
智利连续第3天下令实施夜间宵禁,负责首都圣地牙哥(Santiago)维安的将领伊图里亚加(JavierIturriaga)宣布,全市宵禁时间为今晚8时到明晨6时。
儘管数以千计民众在圣地牙哥和平示威,伊图里亚加仍坚称有必要宵禁。
然而瓦巴莱索(Valparaiso)、康塞普松(Concepcion)及麦普(Maipu)等城市出现暴力和抢劫情事。
圣地牙哥郊区有工厂被抗议群众纵火造成5死,还有超市遭遇纵火打劫,造成2名女子丧生。
上週末抗议延烧,街头警民冲突、暴力抗议及趁火打劫等事件,至今已知夺走11命。
有关当局说,全国至少有103起重大事件,自18日以来将近1500人被捕。
昨天继续宵禁造成马蒂内兹和数以千计旅客困在圣地牙哥机场。
马蒂内兹告诉法新社:「我在委内瑞拉有过这种经验,所以我很担心。
」眼神充满无奈与焦虑的他还说:「安全比什幺都重要。
多等一晚没关係。
」他为了省钱选择走曲折的路线才抵达智利。
他先从委内瑞拉东北部的家乡波利瓦城(Ciudad Bolivar)到委国西部的圣安东尼奥(San Antonio),然后跨境到哥伦比亚都市古库塔(Cucuta),再到哥国首都波哥大,之后搭机到圣地牙哥。
他听说目的地出了事,但他说自己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前往。
他说:「委内瑞拉情况危急,很难在那活下去,很不容易,数以千计委内瑞拉人都像我一样移居外国。
」马蒂内兹等着离开机场进入圣地牙哥,另外数以千计乘客则是希望返家。
数十架航班已取消,旅客无所适从,食物摊位和服务柜台可见大排长龙。
来自厄瓜多的蒙特斯(Marcos Montes)早已等了12小时,他和妻子被告知得再等24小时才能离开。
46岁的蒙特斯说:「情况非常类似,我们离开问题一堆的厄瓜多,抵达后发现这里也是问题多多。
」「比较害怕的是我们觉得不安全,不知道我们能不能飞,结果班机取消。
」智利总统皮涅拉昨晚证实,圣地牙哥和智利16个行政区中另外9区进入紧急状态,部队派驻街头,为前强人皮诺契特(Augusto Pinochet)军事独裁政权1990年垮台以来头一遭。
(译者:卢映孜/核稿:刘淑琴)108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