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研究:「替你感到开心」比挫折时给予支持,更能决定关係的好

热度:204℃

过去我们总是以为,爱情当中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好好处理那些争执,让彼此能够维繫下去。但是心理学家Shelly Gable和Gian C. Gonzaga在一篇名子很美的论文〈Will you be there for me when things go right?〉[1] 里告诉了我们,最重要的不是那些争执的时候,而是爱情当中的美好时光。

过去的研究发现,当一段亲密关係(这里的亲密关係包含了朋友、家人、伴侣)里面,一方遇到了挫折找另一方倾诉时,另一方或许会给予回馈。而这些回馈在某些时候确实可以让当事人更好过,尤其是当另一方给予情绪上支持的时候。在亲密关係里,觉察到另一半给予的支持,更是决定了关係功能是否健全的重要因素。

但是,弔诡的事情就在这里了,过去也有许多研究发现,在他人脆弱时给予的支持,并不一定会让别人变得比较好,甚至有可能变得更差。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在他人接受了你的帮助的同时,他也可能会觉得自己是个无能的人,使他的自我价值和自尊变得更低;尤其在爱情里面,觉得自己不如另一半,会让自己对这段关係的承诺、满意度和爱的感觉都变得更低。

而且最弔诡之处在于,爱情里的一方在另一方挫折时提供的支持,很多时候另一方都没有办法如实接收到,因为过大的压力,反而让人容易忽略了另一半的支持。

所以在心理学里,我们常常谈的是感受到了什幺,而不是实际上是什幺;就好比两个人是否会吸引彼此,重要的是觉得彼此很相似,而不是实际上很相似 [2]。

而Gable和Gonzaga的这篇研究告诉了我们,当伴侣对彼此的好事(正向事件)给予回应的时候,比对彼此的挫折(负向事件)给予支持的时候,更能决定关係的好坏。

实验者将正向事件伴侣回应分成两个向度,第一个向度是伴侣的回应是正向的或负向的,第二个向度是积极或消极的;这两个向度构成了四个象限,即正向积极回应、正向消极回应、负向积极回应、负向消极回应。当你录取了研究计画,兴高采烈地告诉妳的男朋友的时候,如果他的反应是:

「太好了,妳努力了这幺久终于有成果了,我真替妳感到开心。」这就是正向积极的回应。 「喔,很好啊。」却似乎没有真正的给妳正向支持,这就是正向消极回应。 「妳确定妳应付得来吗?再来妳得花很多时间在这上面耶!」这就是负向积极回应。 如果他完全忽略这件事情,直接提起其他事情,例如「这礼拜六要去哪里玩啊?」,那幺这就是负向消极回应。

当我们和伴侣分享喜悦的时候,另一半却不能给我们正向积极的回馈时,确实让人感到很难过。而研究结果告诉了我们,除了正向积极的回馈,能够预测双方的安好之外,另外三种回馈都会让关係变得更差。

这篇研究也发现,无论是男生和女生,只要觉察到对方对正向事件的支持,都能让关係满意度变得更好;而对女生而言,负向事件的支持,也能预测关係此时此刻的安好;不过唯有正向事件的支持,对于未来关係的满意度是有关连性的。作者认为,这也许是因为对男生而言,负向事件的支持有可能会伤害到他们的自尊,但是在正向事件给予支持,不会有这样的风险。

另一方面,前面提到了在负向事件发生时给予伴侣支持,有可能会被另一半给忽略掉;但是在正向事件给予支持,对方几乎都能够如实觉察到。

爱情研究:「替你感到开心」比挫折时给予支持,更能决定关係的好

而且,从这篇研究的结果来看,虽然只有少量的分手样本,不过参加实验后8週内分手的伴侣,他们对于负向事件的回应性和没有分手的那些人差不多;但是对于正向事件的回应性,却显着低于那些没有分手的伴侣。

而什幺样的人,又容易给予对方正向积极的回馈呢?从依附理论来看,只有逃避依附程度越高的男性,「稍微」比较不容易给予对方正向积极的回馈。但整体而言,不论是哪一种依附类型,都和容不容易给予对方正向积极的回馈无关。

从Big Five人格类型来看也是如此,除了亲和性高的男性比较容易给予正向积极的回馈之外,人格类型大致上与是否容易给予正向积极的回馈无关。

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也许你看不太懂上面这些分析,但你只要记住这个结论:无论你的另一半是怎幺样类型的人,只要你告诉他,你真正需要的是他正向积极的关怀,他都是有可能学得会的。

在文章的开头,我曾提到亲密关係并不只有爱情而已。我想,这一篇研究的结果,若推论到其他种类的亲密关係(如友情、亲情),虽然可能会有些许的差异,但应该相去不远。因为除了相互吐槽之外,我们也都渴望重要的人能给自己正向的支持。没有人会希望结交总是批评我们的朋友,尤其如果他批评的还是我们所重视的事情时,那更会让我们受伤。

延伸阅读
    Gable, Shelly L.; Gonzaga, Gian C.; Strachman, Amy(2006) Will you be there for me when things go right? Supportive responses to positive event disclosur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Vol 91(5), Nov 2006, 904-917. Dryer, D. Christopher; Horowitz, Leonard M(1997) When do opposites attract? Interpersonal complementarity versus similar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Vol 72(3), Mar 1997, 592-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