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长久守则: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製造无数个「心动感」

热度:964℃

爱情的长久守则: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製造无数个「心动感」

.亲密关係最重要的指标

星期六早上,我如往常一样到学校上课,由于与学员谈得热络,本来预计中午一点下课,看来今天是无法準时了。于是,赶紧跟老公传简讯,通知他我会晚一点到。这星期我们两人都忙,因此一早便约好中午由他找一家餐厅共进午餐,约个小会。

「老公,我要晚个三十分钟。抱歉!」

「我好饿~」他回覆。

「对不起,你先去餐厅,下课我马上赶过来:)」

「OK!慢慢来。」

看完简讯,接下来的课程我根本心不在焉。三十分钟一到,再也无法耐住性子,即刻起身跟同学、老师道别,先行离开。

开着车,我观察到自己当下的热情、渴望,完全不减当年刚认识老公的时候。我必须不断提醒自己,慢下来,车不要开太快,同时一心只想赶快飞到他身边。我欣喜,原来,今天我依然在恋爱。

走进餐厅,看着他一眼看见我的欣喜模样,那灿烂的笑容,我听到我的心重重地「怦」了几下,这不再是诗意般的形容,而是真实的生理反应⋯⋯我,怦然心动。

坐了下来后,他气定神闲地帮我点餐、倒水,然后幽幽地说了一句:「当我知道你要晚三十分钟,我心里有一种『落寞』的感觉。」天啊,我醉了。望着他款款深情的双眸,我心动,飘飘然也。

我很确定当年那个爱做梦,成天沉醉在浪漫情怀的荳蔻少女,依然存在。不同的是,如今我不用只是坐在观众席上想像,我已被法律授权,能合法、大大方方、理所当然地将那些爱情戏码内化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中了。

.他的尊严难道不值两万?

记得有一次跟先生、两个女儿还有一群朋友到峇里岛度假,天空湛蓝,气候宜人,一群朋友带好装备,準备上皮筏溯溪。上船前,岸边大伙儿喜孜孜地拍着团体照。

那是我为了这趟旅程,特别花了两万多元新买的软片新款相机,小小一台,我非常喜欢它的轻便跟成色。

一旁的教练说了:「请把贵重物品用塑胶袋包起来,沿途皮筏可能会渗水,请小心保管好你的随身物品。」于是,上筏前我小心翼翼地把相机交给先生,请他把相机放到袋子的最下端,用毛巾裹起来,以免被水打湿。先生笃定地说:「不用担心,我记得。放在上面,待会儿要拍的时候比较好拿,我会注意的。」

我还是不放心,再次重複之前说的话,但他还是给了我同样的回应。我们家老爷很有想法,说话铿锵有力,你很难反驳他,于是我也就不再坚持。

沿途溪水溅湿了衣裤,一个蜿蜒,溪水直接狂打我们的脸。先生马上一手伸进袋子,一把抓起毛巾来擦脸。这时,我就看着我那台拍完整卷底片的莱卡相机,哗啦一声掉进溪里,我急忙从水里捞起,一股恼怒的火气从两边太阳穴爆出来,同时听到即将脱口而出的⋯⋯

「跟-你-讲-你-为什幺--就是-不听!!!」

我可以想像当时的我,脸色一定一阵铁青,相信眼里还喷着红色的火焰⋯⋯

这时,我整个人先定格,慢慢深吸一口气,问自己:「他的尊严难道不值这两万多元吗?」为了两万元的相机,发火、数落、羞辱他,值得吗?好吗?要这样吗?是两万块的相机重要,还是他比较重要?

咬住牙根,我让我的内在疯狂先和缓下来,如如不动。先生看着我,像犯了错的孩子说了一句:「我不是故意的。」我接过毛巾,全心全意擦拭着手上的莱卡相机。这时,我不想看他,因为我知道我的眼睛骗不了人,我的火已经上了脑门,我在等它熄灭。

很庆幸自己当下没有再对这件事发表任何言论,直到今天。

底片泡汤了,但相机依然完好。坦白讲,后来用的机会也不多,如果当初说出一些情绪化的字眼,还真不值得呢!凭良心说,先生的尊严和两万多元的相机,这两者哪能相提并论。

尊严是不会透过「等待别人讨好」而来。当关係里的一方主动表现出爱与善意、温柔与包容,决不会被认为「矮了一截」,相反的,他永远会得到对方的尊敬。

别忘了,除了需要被呵护的小公主,每个女人心里都也有个温柔、有容乃大的大地之母。

越是摆高姿态,越是兴师问罪,只会让关係更紧绷,即便另一半低头了,也可能只是外在形势而已。甚至,如果对方真的基于爱与在乎,愿意退让,我们更要好好珍惜, 毕竟退让的人才是关係里成熟的一方 。懂得成全彼此的善意,而不是非要计较当下的是非对错。

.脾气不比感情重要

人与人的关係犹如照镜子,双方都在互相模仿、影响。我相信潜移默化中,另一半也会从我们以礼相待的态度上学习善待我们, 这就是为何我如此推崇亲密关係一定要良善对待的主要原因。因为,给出去的都会回来 。

看起来,我们好像是为了对方而作调整,但事实上,最大的受益者却是我们自己 。在一次次提醒自己要冷静,提醒自己从觉察的过程中,学会旁观自己的情绪;心灵变得强壮,不被坏脾气蒙蔽,即使在最抓狂的时刻,也要提醒自己「脾气,无论如何都不会比这段感情重要」。

学员常常问:「老师,妳有负面情绪的时候如何处理?」

我很高兴跟先生长期沟通下来,彼此都能理解彼此的动机。当我说出负面感受时,会很刻意不指责对方,因为我的目的是希望他了解我的心情。捍卫想法,或辩解情绪的正当性都不是我的目标,我只想让对方知道我心里发生的真实状态。

这需要很大的练习,跟对彼此的信任。

通常我们很容易把对方的不开心当作自己的责任, 好像只要有一方不开心,另一方就有错 ,于是,为了捍卫自己,很快就认定对方的不开心是一种错误、一种指责。既然我觉得我没有错,那你就没有理由生气;你的不开心,就等同于不理性的行为。」在这样的思维里,争执一定免不了。

不仅如此,我们还 很容易把自己的不开心怪罪给对方 。

以往我先生有个习惯,就是当我在跟他说话的时候,他会很不经意地走动,而我也会不经意地跟在后头。有一天我没好气地对他说:「我发现,我很不喜欢像个哈巴狗一样跟在你后面,对着你的屁股说话的感觉。以后如果你走开了,我就不说了。」

没有指责,也没有要他改变,我只是把心里的不舒服说出来,同时告诉他我的决定。我还让他知道,那是在我前一段婚姻里就有的互动模式,我决定中止这样的行为。

这时,他才理解原来这样的举动会引发我的不悦。

我要强调,想要拥有良好的亲密关係,觉知力的提升极其重要。觉知的强弱决定了两人的幸福指数。我不排斥独身主义,但同时也相信多数人还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至少能体验一段刻骨铭心的亲密关係。